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原创小说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少将仙妻 > 第1023章 龙首讨公道(一)

重生之少将仙妻 第1023章 龙首讨公道(一)

  第1023章龙首讨公道「一」

  这一次,龙组的人损失惨重,赵春秋尸骨无成,冯东成断了右臂,李国强和简玉洁都受了重伤。

  地丁为救南明珠受了重伤,倒是南明珠,不知道是不是南宫故意放水,她居然毫发无伤。

  萌玉却想起了在她给阵法换灵石的时候,原本她争分夺秒地换着灵石,如果按照她的速度,应该能够及时将阵法重启,挡住南宫的攻击。可南明珠却将一只断身用力砸向了她,打断了她开启阵法。

  如果不是被她打断,她的阵法早就重新开启,赵春秋不会死,成九贺不会受重伤,甚至,其他人员,也不会死伤惨重。

  萌玉很为地丁不值,她原本还想着,跟南诚提一下,让地丁跟南明珠解除认主呢,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为救她而重伤。因为他不是修士,这伤,据说有点不好啊。

  反而是该死的南明珠,居然命大活了下来。

  这算不算祸害遗千年呢?

  萌玉忽然就想到一点:她晕了,她父亲追南宫去了,大家都获救了。但小里呢?小里并不在她的空间里。

  她刚要说话,就听到顾东行说:“龙首这次非常愤怒。表示绝对不会放过南宫!而且——”他看了两人一眼:“听说,龙首没有及时赶到现场救我们,是因为,他被人羁绊住了。现在,龙组四人一死三伤,他去找一号首长讨公道了。”

  龙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当作宝贝的龙组成员,这次居然一死一残两重伤。幸好,伤残的伤员服用了萌玉预先给他们的灵药,生命无碍。但他还是愤怒异常。

  第1023章 龙首讨公道「一」>他当作宝贝的龙组成员,这次居然一死一残两重伤。幸好,伤残的伤员服用了萌玉预先给他们的灵药,生命无碍。但他还是愤怒异常。

  他只要早到几分钟,赵春秋就不用死,冯东成就不用被砍断手臂。

  他一回来,安排好了抢救伤员之后,就想去找三号首长调查昨天他羁绊他的事,但想了一下,便干脆直接求见一号首长。

  丘中将听说龙祖的四人回来了,但是,一死三重伤,龙首非常愤怒地去求见一号首长了,他心中很是苍皇,便去找了三号首长,将昨天的事跟他汇报了。

  “三号首长,您跟我说过,面对南宫的时候要跟面对您一样,答应南宫的所有要求。昨天南宫要求我,只要龙首有行动,就尽量拖住他,不让他走,实在不行,也要拖他几个小时再放他走。

  我想到您的指示,就按照南宫的要求办了,昨天听说龙首要有行动,就让人以您的名义通知了他,说您找他,把他拉到了三号基地,拖了他两个小时候才放他走。

  可我没想到,老冯他们会那样。现在,龙首去找一号首长了——”

  三号首长大惊:“你说什么,南宫他让你拖他几个小时?你把龙首骗去三号基地拖了两个小时?你真是——唉,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三号基地,那是绝秘的地下基地,进入那里,所有交通工具都必须交出,而且,大门什么一关,任何人都不出来。因此,龙首进了那里,还真是不容易出来。

  龙首他们一回来,他就知道了,这次龙组小队死伤惨重的事。可没想到,这事,居然在跟自己有关系。

  他愤怒了:“我让他答应南宫的要求,可没有让你阻拦龙首去救人!”

  他当作宝贝的龙组成员,这次居然一死一残两重伤。幸好,伤残的伤员服用了萌玉预先给他们的灵药,生命无碍。但他还是愤怒异常。

  他只要早到几分钟,赵春秋就不用死,冯东成就不用被砍断手臂。

  他一回来,安排好了抢救伤员之后,就想去找三号首长调查昨天他羁绊他的事,但想了一下,便干脆直接求见一号首长。

  丘中将听说龙祖的四人回来了,但是,一死三重伤,龙首非常愤怒地去求见一号首长了,他心中很是苍皇,便去找了三号首长,将昨天的事跟他汇报了。

  “三号首长,您跟我说过,面对南宫的时候要跟面对您一样,答应南宫的所有要求。昨天南宫要求我,只要龙首有行动,就尽量拖住他,不让他走,实在不行,也要拖他几个小时再放他走。

  我想到您的指示,就按照南宫的要求办了,昨天听说龙首要有行动,就让人以您的名义通知了他,说您找他,把他拉到了三号基地,拖了他两个小时候才放他走。

  可我没想到,老冯他们会那样。现在,龙首去找一号首长了——”

  三号首长大惊:“你说什么,南宫他让你拖他几个小时?你把龙首骗去三号基地拖了两个小时?你真是——唉,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三号基地,那是绝秘的地下基地,进入那里,所有交通工具都必须交出,而且,大门什么一关,任何人都不出来。因此,龙首进了那里,还真是不容易出来。

  龙首他们一回来,他就知道了,这次龙组小队死伤惨重的事。可没想到,这事,居然在跟自己有关系。

  他愤怒了:“我让他答应南宫的要求,可没有让你阻拦龙首去救人!”

  他当作宝贝的龙组成员,这次居然一死一残两重伤。幸好,伤残的伤员服用了萌玉预先给他们的灵药,生命无碍。但他还是愤怒异常。

  他只要早到几分钟,赵春秋就不用死,冯东成就不用被砍断手臂。

  他一回来,安排好了抢救伤员之后,就想去找三号首长调查昨天他羁绊他的事,但想了一下,便干脆直接求见一号首长。

  丘中将听说龙祖的四人回来了,但是,一死三重伤,龙首非常愤怒地去求见一号首长了,他心中很是苍皇,便去找了三号首长,将昨天的事跟他汇报了。

  “三号首长,您跟我说过,面对南宫的时候要跟面对您一样,答应南宫的所有要求。昨天南宫要求我,只要龙首有行动,就尽量拖住他,不让他走,实在不行,也要拖他几个小时再放他走。

  我想到您的指示,就按照南宫的要求办了,昨天听说龙首要有行动,就让人以您的名义通知了他,说您找他,把他拉到了三号基地,拖了他两个小时候才放他走。

  可我没想到,老冯他们会那样。现在,龙首去找一号首长了——”

  三号首长大惊:“你说什么,南宫他让你拖他几个小时?你把龙首骗去三号基地拖了两个小时?你真是——唉,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三号基地,那是绝秘的地下基地,进入那里,所有交通工具都必须交出,而且,大门什么一关,任何人都不出来。因此,龙首进了那里,还真是不容易出来。

  龙首他们一回来,他就知道了,这次龙组小队死伤惨重的事。可没想到,这事,居然在跟自己有关系。

  他愤怒了:“我让他答应南宫的要求,可没有让你阻拦龙首去救人!”

  他当作宝贝的龙组成员,这次居然一死一残两重伤。幸好,伤残的伤员服用了萌玉预先给他们的灵药,生命无碍。但他还是愤怒异常。

  他只要早到几分钟,赵春秋就不用死,冯东成就不用被砍断手臂。

  他一回来,安排好了抢救伤员之后,就想去找三号首长调查昨天他羁绊他的事,但想了一下,便干脆直接求见一号首长。

  丘中将听说龙祖的四人回来了,但是,一死三重伤,龙首非常愤怒地去求见一号首长了,他心中很是苍皇,便去找了三号首长,将昨天的事跟他汇报了。

  “三号首长,您跟我说过,面对南宫的时候要跟面对您一样,答应南宫的所有要求。昨天南宫要求我,只要龙首有行动,就尽量拖住他,不让他走,实在不行,也要拖他几个小时再放他走。

  我想到您的指示,就按照南宫的要求办了,昨天听说龙首要有行动,就让人以您的名义通知了他,说您找他,把他拉到了三号基地,拖了他两个小时候才放他走。

  可我没想到,老冯他们会那样。现在,龙首去找一号首长了——”

  三号首长大惊:“你说什么,南宫他让你拖他几个小时?你把龙首骗去三号基地拖了两个小时?你真是——唉,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三号基地,那是绝秘的地下基地,进入那里,所有交通工具都必须交出,而且,大门什么一关,任何人都不出来。因此,龙首进了那里,还真是不容易出来。

  龙首他们一回来,他就知道了,这次龙组小队死伤惨重的事。可没想到,这事,居然在跟自己有关系。

  他愤怒了:“我让他答应南宫的要求,可没有让你阻拦龙首去救人!”

  他当作宝贝的龙组成员,这次居然一死一残两重伤。幸好,伤残的伤员服用了萌玉预先给他们的灵药,生命无碍。但他还是愤怒异常。

  他只要早到几分钟,赵春秋就不用死,冯东成就不用被砍断手臂。

  他一回来,安排好了抢救伤员之后,就想去找三号首长调查昨天他羁绊他的事,但想了一下,便干脆直接求见一号首长。

  丘中将听说龙祖的四人回来了,但是,一死三重伤,龙首非常愤怒地去求见一号首长了,他心中很是苍皇,便去找了三号首长,将昨天的事跟他汇报了。

  “三号首长,您跟我说过,面对南宫的时候要跟面对您一样,答应南宫的所有要求。昨天南宫要求我,只要龙首有行动,就尽量拖住他,不让他走,实在不行,也要拖他几个小时再放他走。

  我想到您的指示,就按照南宫的要求办了,昨天听说龙首要有行动,就让人以您的名义通知了他,说您找他,把他拉到了三号基地,拖了他两个小时候才放他走。

  可我没想到,老冯他们会那样。现在,龙首去找一号首长了——”

  三号首长大惊:“你说什么,南宫他让你拖他几个小时?你把龙首骗去三号基地拖了两个小时?你真是——唉,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三号基地,那是绝秘的地下基地,进入那里,所有交通工具都必须交出,而且,大门什么一关,任何人都不出来。因此,龙首进了那里,还真是不容易出来。

  龙首他们一回来,他就知道了,这次龙组小队死伤惨重的事。可没想到,这事,居然在跟自己有关系。

  他愤怒了:“我让他答应南宫的要求,可没有让你阻拦龙首去救人!”

  他当作宝贝的龙组成员,这次居然一死一残两重伤。幸好,伤残的伤员服用了萌玉预先给他们的灵药,生命无碍。但他还是愤怒异常。

  他只要早到几分钟,赵春秋就不用死,冯东成就不用被砍断手臂。

  他一回来,安排好了抢救伤员之后,就想去找三号首长调查昨天他羁绊他的事,但想了一下,便干脆直接求见一号首长。

  丘中将听说龙祖的四人回来了,但是,一死三重伤,龙首非常愤怒地去求见一号首长了,他心中很是苍皇,便去找了三号首长,将昨天的事跟他汇报了。

  “三号首长,您跟我说过,面对南宫的时候要跟面对您一样,答应南宫的所有要求。昨天南宫要求我,只要龙首有行动,就尽量拖住他,不让他走,实在不行,也要拖他几个小时再放他走。

  我想到您的指示,就按照南宫的要求办了,昨天听说龙首要有行动,就让人以您的名义通知了他,说您找他,把他拉到了三号基地,拖了他两个小时候才放他走。

  可我没想到,老冯他们会那样。现在,龙首去找一号首长了——”

  三号首长大惊:“你说什么,南宫他让你拖他几个小时?你把龙首骗去三号基地拖了两个小时?你真是——唉,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三号基地,那是绝秘的地下基地,进入那里,所有交通工具都必须交出,而且,大门什么一关,任何人都不出来。因此,龙首进了那里,还真是不容易出来。

  龙首他们一回来,他就知道了,这次龙组小队死伤惨重的事。可没想到,这事,居然在跟自己有关系。

  他愤怒了:“我让他答应南宫的要求,可没有让你阻拦龙首去救人!”

  他当作宝贝的龙组成员,这次居然一死一残两重伤。幸好,伤残的伤员服用了萌玉预先给他们的灵药,生命无碍。但他还是愤怒异常。

  他只要早到几分钟,赵春秋就不用死,冯东成就不用被砍断手臂。

  他一回来,安排好了抢救伤员之后,就想去找三号首长调查昨天他羁绊他的事,但想了一下,便干脆直接求见一号首长。

  丘中将听说龙祖的四人回来了,但是,一死三重伤,龙首非常愤怒地去求见一号首长了,他心中很是苍皇,便去找了三号首长,将昨天的事跟他汇报了。

  “三号首长,您跟我说过,面对南宫的时候要跟面对您一样,答应南宫的所有要求。昨天南宫要求我,只要龙首有行动,就尽量拖住他,不让他走,实在不行,也要拖他几个小时再放他走。

  我想到您的指示,就按照南宫的要求办了,昨天听说龙首要有行动,就让人以您的名义通知了他,说您找他,把他拉到了三号基地,拖了他两个小时候才放他走。

  可我没想到,老冯他们会那样。现在,龙首去找一号首长了——”

  三号首长大惊:“你说什么,南宫他让你拖他几个小时?你把龙首骗去三号基地拖了两个小时?你真是——唉,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三号基地,那是绝秘的地下基地,进入那里,所有交通工具都必须交出,而且,大门什么一关,任何人都不出来。因此,龙首进了那里,还真是不容易出来。

  龙首他们一回来,他就知道了,这次龙组小队死伤惨重的事。可没想到,这事,居然在跟自己有关系。

  他愤怒了:“我让他答应南宫的要求,可没有让你阻拦龙首去救人!”

  他当作宝贝的龙组成员,这次居然一死一残两重伤。幸好,伤残的伤员服用了萌玉预先给他们的灵药,生命无碍。但他还是愤怒异常。

  他只要早到几分钟,赵春秋就不用死,冯东成就不用被砍断手臂。

  他一回来,安排好了抢救伤员之后,就想去找三号首长调查昨天他羁绊他的事,但想了一下,便干脆直接求见一号首长。

  丘中将听说龙祖的四人回来了,但是,一死三重伤,龙首非常愤怒地去求见一号首长了,他心中很是苍皇,便去找了三号首长,将昨天的事跟他汇报了。

  “三号首长,您跟我说过,面对南宫的时候要跟面对您一样,答应南宫的所有要求。昨天南宫要求我,只要龙首有行动,就尽量拖住他,不让他走,实在不行,也要拖他几个小时再放他走。

  我想到您的指示,就按照南宫的要求办了,昨天听说龙首要有行动,就让人以您的名义通知了他,说您找他,把他拉到了三号基地,拖了他两个小时候才放他走。

  可我没想到,老冯他们会那样。现在,龙首去找一号首长了——”

  三号首长大惊:“你说什么,南宫他让你拖他几个小时?你把龙首骗去三号基地拖了两个小时?你真是——唉,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三号基地,那是绝秘的地下基地,进入那里,所有交通工具都必须交出,而且,大门什么一关,任何人都不出来。因此,龙首进了那里,还真是不容易出来。

  龙首他们一回来,他就知道了,这次龙组小队死伤惨重的事。可没想到,这事,居然在跟自己有关系。

  他愤怒了:“我让他答应南宫的要求,可没有让你阻拦龙首去救人!”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蜘蛛协议     Sitemap
Copyright © 2009-2014 原创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原创小说网。
本站内容系原创小说网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不代表原创小说网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zhitg01382@163.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京ICP备1111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