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在周中刚走没多久,王官明、易洪生和李元晨带着队伍继续往寒天星域飞行。

  一路上平安无事,甚至连一个过往的仙人都没有,在他们刚到寒天星域,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之前你们还说你们遭遇到了空间风暴,还有受到其他势力的袭击,靠着总教头才活了下来,真是可笑。”王官明看着李元晨和那些云海商会的侍卫们说道。

  李元晨却不这么认为,这一路上实在是太奇怪了,平时还会看到一些过往的仙人,而现在竟然一个都没有看见,脸上的忧虑之『色』越发的凝重。

  “哼!那个总教头真是徒有虚名,这一路上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因为就是有我在,大罗金仙巅峰的高手,所以其他人才不敢过来。”易洪生一路上都走在最前面,自负的表情和动作完全显『露』出来。

  就在这时,突然暗处出现一个箭,直接『射』中了正在说大话的易洪生。

  “啊!”

  “是谁?”李元晨和云海商会的护卫们立刻抽出了灵器,警惕地看着四周。原以为易洪生会立刻站起来,但是等了半天却没有动静。

  众人扭头看去,只见到一只带有诡异『色』彩的箭直接『射』穿了易洪生的脖子,他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的防御反应,直接躺在了地上。

  “易仙人?易洪生?”王官明拿着法器轻轻地叫了两声,他现在希望易洪生立刻站起来喝退藏在暗处的敌人。

  但是躺在地上的易洪生一动不动,王官明又轻声叫了几声,然后直接忍不住了,上前踢了易洪生一脚,直接易洪生翻了一个身,脸上一片紫黑,已经死掉了。

  “哈哈!这么大罗金仙巅峰竟然这么弱,我的一箭都防不住。”

  此时从暗处走出来一群人,境界竟然之前遇到的那一拨人差不多。

  云海商会一行人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由得后悔,早知道还不如让周中留下来呢,这群人根本不够看的。

  李元晨不由得破口大骂道:“王官明,这就是你找的高手,直接未见敌人就被秒杀。你真是罪该万死。”

  而王官明却瞪大了双眼看着地上的易洪生,没想到堂堂大罗金仙巅峰的高手就这么被人秒杀了,吓得他赶紧往外空域飞。

  王官明弃他们离去这一幕让云海商会的众人更是怒极攻心,云麓族的内斗反而害了自己人,直到此刻他们才知道为什么陈安山会长要跟云麓族内的某些长老对着干的原因。

  那群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现在身为同族的王官明,竟然独自逃跑,云海商会的人耻于与他同伍。

  “就是你们杀了我的弟弟,我不会这么轻易的杀掉你们的,我就在这里等着,等着你们过来救人。”为首之人竟然与之前那位领头人相似,脸上一脸愤怒。

  王官明将这些话听得一清二楚,现在他终于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竟然是真的,现在货物和云海商会的人都落在这些人的手里。

  他赶忙往崇天星域的云城飞了过去,一路上都在心惊胆战的抱怨着,为什么自己要来接这个任务?这下可把自己害惨了,如果救不回来,陈安山不扒了自己的皮不可。

  当王官明回到云城云麓族内的时候,正看见族内长老和陈安山正在商议着事情。

  “王官明,你怎么回来?”陈安山心中非常恼火,但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地问了一句。

  这一问让王官明有些支支吾吾,让陈安山心里一咯噔,心想坏了,赶忙又问了一句。

  王官明看了一眼云麓族的长老们,不得已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陈安山气的吹胡子瞪眼,指着王官明的鼻子骂道。

  “好你的王官明,你竟然越过我去指挥我商会的事情,你是不是获得不耐烦了?那个人给你胆子这么做的,云海商会是我陈安山的,外人凭什么『插』手。”

  陈安山这些话不是说给王官明的,直指王官明背后的云麓族的长老们,这一次他们是真的越界了,不敲打一下,恐怕以后自己就真的无法掌控云海商会了。

  王官明张了张嘴,却不敢说一句话,因为他不能说出是长老们主意,这样才能保护住自己。

  云麓族那些长老们也明白陈安山的意思,这次护送的宝物非常重要,只好出来打圆场。

  “先把宝物抢回来再说,我们安排族内的高手去抢回来。”

  这一次,云麓族派出不少高手前去抢回被劫持的宝物,过了两三天之后竟然只有一人回来,哭喊道:“那些高手大多是大罗金仙后期,甚至还有大罗金仙巅峰的高手,我们派去的人根本不是对手,而且对方偷袭就让我们伤亡惨重。”

  云麓族的长老们大惊失『色』,而这时陈安山叹了一口气,说道:“听说之前总教头已经杀过他们一批人,这次我建议还是请宗教头出马吧。”

  那些长老们有些不甘心,但是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做了。

  与此同时,周中却陷入了一场麻烦之中,有人告发周中以权谋私,利用职权谋取私利。

  在城卫军营地,所有的副将聚集一堂,在审问周中。

  “总教头,有人告密说你以权谋私,私自泄『露』我们城卫军巡逻的秘密,可有此事?”

  坐在一旁的陈思远冷笑道,云麓族的副将们各个都在冷冷地看着周中。

  而崇天皇朝派的副将们怒目而视地看着对面的云麓族。

  “哦,是吗?你们有什么证据?”周中站在议事房的正中央,神情毫不在乎地说道。

  “证据,你竟然还有脸问我们要证据,最近几天我们城卫军巡逻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袭击,你倒是说一说这是怎么回事?”陈思远一脸愤怒地说道。

  这几天,城卫军巡逻好像被人『摸』透了一般,总会受到不同程度的袭击,每次都是在他们巡逻路线上等着。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有人泄『露』了巡逻路线,现在在一切不明朗的情况下,陈思远故意找茬,将这件事栽赃嫁祸到周中身上。

  “哼!城卫军的巡逻路线又不是我这个总教头安排的,如果是泄密,那么在座的各位都有嫌疑,为什么偏偏审问我一个?”

  周中的反驳无懈可击,将陈思远说的哑口无言。

  “强词夺理,这次遇袭的人中间就只有我们云麓族,你们皇朝派巡逻竟然平安无事,你说不是你们还能是谁?”有位云麓族的副将就『插』嘴说道。

  这一句话引起了那么受伤的城卫军的愤怒,所有人大喊着要处死总教头。

  周中看着群情激愤的众人,心里觉得这群人真是没脑子,轻轻煽动一下,就头脑发热的上来与自己对着干,有时候周中觉得云麓族这群人真是害群之马。

  而崇天皇朝派的副将面对这种情况,他们能做的实在是太少了,心里也知道这事肯定有问题,但是却没有办法让这些士兵们安静下来。

  陈思远看着自己这么轻而易举的将周中陷入险地,心里无比的得意,自己只轻轻使了点小计谋,就让大家伙讨伐总教头。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蜘蛛协议     Sitemap
Copyright © 2009-2014 原创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原创小说网。
本站内容系原创小说网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不代表原创小说网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zhitg01382@163.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京ICP备111111号